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(www.adminbuy.cn),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!
热搜: Win8.1 苹果 微软 2013款Nexus 7
广告位
当前位置: 主页 > Win8之家 > Win8快讯 >

“不能永远去盖新城市”专访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

2018-07-05 16:32 [Win8快讯] 来源于:网络整理
导读:“城镇化应该迅速的跟上就业创造,而不是带领就业。”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接受南方周末网记者专访时表示,很多人会认为,先建造城市,就业会随之发展

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•斯彭斯接受南方周末网记者的采访 (谢烨/图)

经济学家迈克尔•斯彭斯(Michael Spence)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有深入研究,出版了《下一次大趋同》,认为发展中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是由于知识传播以及产品、服务、资本流动障碍减少导致的。按照他的理论,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来自于和发达国家知识上的差距。

他曾在演讲中多次提到中国经济的转型和结构调整,也曾就中美经济关系合作在辛迪加发表题为《中美十年》的文章。

2001年,斯彭斯因提出信号传递模型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。信号传递模型研究信息从发送者到接收者之间的传递成本,对信息经济学的研究有着启发性的意义。

在2013年的中国之行中,斯彭斯教授接受了南方周末网记者的专访。

谈改革:中国的社保机制应更关注个人和家庭

按照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,社会保障机制未来可能要更多的去关注个人和家庭。

南方周末:在去年在深圳的演讲中您曾经提到,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,但仍有可能保持经济增长。这一可能建立在什么样的基础上?您认为中国现在具备这些条件吗?

迈克尔•斯彭斯:中国发展的原因是基于已有的发展经验。亚洲很多国家都曾以相对高的速度发展,虽然没达到百分之十那么高,可能在百分之七。这些国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都没有到达经济增长放缓的拐点,直到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。

中国经济看起来有很大的经济增长空间,也没有不增长的理由。只要结构调整速度够快,工资、收入会和生产率同步上升。你不能在收入增长的同时生产率下降。可以收入增长会略领先于生产率上升一段时间,然后降下来,最终达到平衡。也许有些行业为了争取人才付出高于其生产力水平的工资,但这些行业最终会破产,被另一些真正有能力给付高工资的行业取代。当然,长期来看经济发展需要创造力的提升,这是两种事物发展的结果,一项是消费,一项是投资。

投资保持高速增长,这是一种增长模式;另一种则是科技,机构,法律制度等多因素共同作用影响,支持经济发展十五到二十年。

我相信中国未来会有显著的工资收入增长,更多的收入进入家庭消费领域。这其中的一部分受政策影响,由政府控制,受税收等调节;另一部分由社会保障体系进行。社会保障体系从很多方面来讲是很有用的,能起到减少储蓄率,提升针对全部人口社会福利的效果。

南方周末:在人民币持续升值影响下,中国的出口下降,相关产业受到威胁。随着人口红利的进一步衰减,产业转移的趋势愈发明显,您如何看待中国结构性调整现在的进展?

迈克尔•斯彭斯:中国结构转型的一部分工作已经进展的很好,中国经济非常的有弹性和适应性。我认为,未来中国可能会还需要更多的社会保障机制,按照发达国家的发展经验来讲,社会保障机制未来可能要更多的去关注个人和家庭,而不是企业和各部门。

中国经济非常有弹性,在市场的力量下,经济结构正开始适应——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快速的适应——经济体的发展。企业为人才竞价使得工资成本上涨,正在促使经济结构向更高附加值的商业活动转型。

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结构转型正在发生,但节奏比较慢。

举个反例,我住在意大利,意大利是一个相对无弹性的劳动力市场,这个市场有很多缺陷。这些缺陷干扰了市场机制,使得调整的进程变缓。

政府在这一过程中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此前我们列举了一些政府能做的事情:去有效的管理公共资产,促进已存在的竞争规则的深化。更多的投资需要继续做下去,如人力资本和基于研究的科技经济,更多的基础设施建设,尤其是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。这也引出了其他政府需要做的事情:不是去选择并且让某一些人去做这些基础设施建设,而必须在实际意义上开放竞争。

政府总会在改革过程中扮演两个角色,一个是停止去阻碍改革进程,另一个是支持和推动其发展。所以,一方面,改革是要停止干扰市场本身进程良好的部分,更重要的是,在金融市场、食品安全、药品安全等方面细化和规范法律机制以支持市场,政府需要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。

我会这样说,这是一项中国正在进展的工作,它已经开展了一段时间,总的评价是正面的。在一项正常的、长达十年的发展模式中,如果经济体的重要部分出了差错,这时候很多国家都会紧张的进行干预,然后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一种阻碍。

我认为中国政府并不会遇到这种难题,这很容易理解。但在改革中,政府可能会过度运用其权力,用更加强制性、人为选择性的方法干预市场和购买力。现在比90年代更多以市场为导向的公司,但是这些公司现在仍然被隔离在竞争之外。

“我不认为中国经济正在放缓”

我相信,中国的五年规划很好,我从没听说过谁说这一计划有重大缺陷。

南方周末:您曾在多个场合中表示对中国经济的乐观,但也有很多学者对中国经济持忧心态度。您怎么看待这两种意见分歧?

迈克尔•斯彭斯:关于这一点当然存在很多意见。有些问题对一部分人来说很重要,但换一个背景,这些话题就相对不重要。

现在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发展都不够平衡,运行的并不是非常好,会因市场力量和政策转变而变动。

我相信,中国的五年规划很好,我从没听说过谁说这一计划有重大缺陷。这是一个复杂的计划,但它确实抓住了经济中可靠和不可靠的成分。我见过很多假装分析中国的人,却几乎不了解五年计划,例如说,他们认为这是由于政府不可能一下子实现那么多东西的敷衍之举。

但我认为,对于已经研究很深入的人来说,他们对于中国的发展成就、政治愿景、意识形态等等都有自己的判断,在这些方面,他们会有很多不同看法。但是我认为,至少有些人关注了应该关注的方面,诚实的分析当然存在。

当然,在全球很多地方的经济发展都有所放缓。全球经济总需求短缺,出于多种多样的原因,欧洲和美国在过去五年经历了严重的经济需求不振,欧洲仍处在严重的经济危机和经济增长下滑中,占世界经济总量百分之五十的发达国家正在寻求经济发展出路。

我不认为中国经济正在放缓,中国有长期的经济增长潜力,只是受到相对困难的世界经济环境影响而已。

南方周末:近年来,尽管面临通胀压力,中国政府始终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,您对此如何看待?

(编辑:www.adminbuy.cn)

网友评论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推荐文章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