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(www.adminbuy.cn),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!
热搜: Win8.1 苹果 微软 2013款Nexus 7
广告位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苹果之家 >

韩裔慰安妇的中国余生

2018-07-05 16:29 [苹果之家] 来源于:网络整理
导读:在异国,她们曾因为身世被劳教,甚至因为不能生育挨丈夫打。多年以后,很多人连母语都不会说了,仅依稀记得几首故乡的童谣。韩国将“慰安妇”索赔上升至国家行为

2012年9月8日,毛银梅坐在家中。 (南方周末记者 翁洹/图)

编者按:2012年夏,韩日“独岛”争端持续升级,并扩散至“慰安妇”问题。当韩国就此加紧对日诉讼并将提交联合国大会时,一群战时流落邻邦中国的韩裔慰安妇还在延续半个多世纪来的孤独,她们故土难返,乡音尽忘,在沉默中走向生命和记忆的终点。

中韩都是受日军性犯罪之害最严重的国家。近年来,韩国在“慰安妇”诉讼上步伐之大,态度之坚决,在某种意义上成为其他亚洲国家的参照。

在异国,她们曾因为身世被劳教,甚至因为不能生育挨丈夫打。多年以后,很多人连母语都不会说了,仅依稀记得几首故乡的童谣。

韩国将“慰安妇”索赔上升至国家行为。除了救助本国受害者,对日索赔,还定期援助流落海外的本国慰安妇。

这个姑娘怎么来的孝感湖西村,村里人都不大上心。一个流行的说法是:鳏夫黄仁应从武汉娶回来的。背地里有过闲言碎语,可那年月兵荒马乱,种地挨饿的、跑路的、闹革命的,命都保不住,谁还留心这个。

村里叫她“外国人”。男人家穷得叮当响,找野菜、下地种田,她一点点学着来。别人扁担锄头都是往肩上扛,偏她拿头顶着。小孩见了,追着她喊“洋婆子”。开始她听不懂,慢慢的她会发脾气了,再过了几年,她能手叉着腰,用那跑调的孝感口音扯着嗓门骂回去:扇你一耳刮子!

她干活,爱干净,烧得一手好菜。村集体越来越器重她:1958年村里搞食堂,毛银梅便被委以厨师的重任,后来干饭变稀饭,再后来啥吃的也没了,外国人也跟着中国人挨饿,吃树叶,过了三年大饥荒。“文革”时期,上头来的四清工作组都住她家——不管家里是泥巴地还是水泥地,她天天拿抹布蹲在地上抹一遍,哪怕后来她把朝鲜话忘个精光,这习惯恒久地保持下来。村里人愈发尊重她,都叫她“朝鲜妈妈”。

直到1980年代末,她的身世之谜重又被提起。那时候土地早就包产到户,她和黄仁应两口子基本丧失劳动力,她去找当时的大队长黄玉华说生活困难,想找统战部搞一点救济。黄玉华有点为难。

为了凸显救济的必要性,她说:我是个苦人,我给日本人当过“那个”。

7年,15万

她的意思是:她曾经被日军强征为“慰安妇”。那时候她还叫朴娥姬,18岁,来自现今韩国。

据联合国1996年发布《对女性施暴的报告书》,第二次世界大战中,日军强征朝鲜半岛的妇女充当从军慰安妇达15万之多,被认为是受害最严重的国家。(学者苏智良认为中国超过20万,因种种原因调查未能在中国实地开展而遭忽视。)

“慰安妇”制度源起日本1917年出兵西伯利亚的战争,那场战争以性病的惨痛记录告终,性病患者甚至大于战死人数。一是防性病,二是避免无序发泄的强奸案,三是防止士兵私下接触民间娼妓泄漏情报,1938年起,日本按照“每100名士兵配备1名慰安妇的比例”设置慰安队(后来出现过35.5∶1的比例)。

朝鲜半岛作为日本的殖民地,被强征所谓“女子挺身队员”。尽管后来日本咬定这是公平交易,女孩们却是被诱骗或掳掠来的。输出的交通路径主要两种:从平壤坐火车到黑龙江,从釜山坐船到上海。

1941年,18岁朴娥姬用逃跑结束了长达11年的童养媳生涯,一路流浪到朝鲜北部。在一家酒馆里,老板白白压榨了她两年劳力,并倒逼她“还债”。朴娥姬在绝望中不得不接受老板所指的“明路”——到中国汉口日本人开的纱厂挣大钱。1945年,她和二十几个朝鲜姑娘一道,坐上一列开往中国哈尔滨的火车。

其时慰安所已遍及日军攻占的足迹。后方叫它“大和SEX特攻队”。大到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武汉,远到中苏边境的阿尔山也设有慰安所,慰安妇多达数十万。

这个出生在全罗道(今属韩国)的小姑娘压根不知道,等待她的是死亡率高达75%的慰安妇生涯。

魔窟

在哈尔滨,朴娥姬一行被卖给了日本人。在接下来近半年时间里,她们受尽了虐待,稍有不从就遭受鞭刑和烟头烫。1945年7月,辗转南京,朴娥姬被送往武汉。她在船上偷偷数了一下,原本25个姑娘已少了近三分之一了。

作为抗战时期中国短暂的陪都,武汉是日本人占领后重点经营的城市。珞珈山上樱花凄美,却仍掩盖不了山下的恶行。这个长江沿岸城市共开设了六十多个慰安所,在一处叫积庆里的慰安所,朝鲜妇女遭到毒打的皮鞭声和哭喊声,走路上都能听见。

朴娥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她只晓得所在离湖边很近,山上有蒋介石的塑像。慰安所是一栋两层高的楼房,两人一间,用布隔开,床是木板搭的。毛银梅管日军慰安所的老板叫“叔叔”。叔叔记账配给她口红、牙刷和衣服,也会对她进行性侵犯。

昼夜无休,多的时候一天有二十多个日本兵进来。

许多地方,老板会有数量规定,比如每完事一个便交一个小票,每天如果达不到15个小票就得受罚,下跪、打耳光、没饭吃。

而朴娥姬的同胞文明金所在的军人会馆,每天接客5人左右,日本人送她香粉和饰品,要求她穿戴漂亮,每天要花一点时间学日语、学日本歌舞,梳日本式发髻。有时日本军官还要与她们合影留念。

慰安所的入口处常见一个盛有高锰酸钾溶液的玻璃瓶上,垂下一根橡皮胶管,这是性交结束后,用以冲洗生殖器;例假来了,用棉花擦净血迹继续接待。

在上海等地,慰安妇们被强迫注射一种叫606抗生针剂。据说它防梅毒很有效,但它和黄色的奎宁药片一样,也成为妇女终生不孕症的原因之一。

即便如此,也不能100%避孕。1928年出生于庆尚南的洪爱珍在武汉的慰安所里一度怀孕。妊娠3个月时,她被迫流产。手术时,她的子宫被一并摘除,从此绝经。

无论朝鲜人还是中国人,有时妊娠期也得接客,因此有人胎死腹中难产丧命,有人生下的婴孩被老板卖掉,有人生了病无钱医治,死后就用她平时盖的被子裹着,扔到荒野外去。

和朴娥姬同一层楼的一个韩国姑娘,几个月后怀孕了,吃饭、喝水都要吐,骨瘦如柴,连上厕所的几十步路都走不动。她被日本兵抬出去打胎,再也不见回来。

逃跑,很可能犯下死罪。在海南的石碌慰安所,四周均设警戒网,日军日夜站岗巡逻,一旦逃跑,或当场活活打死,或被赤身吊在树上毒打,还有电刑、灌水……而更多人已经麻木,也不想家也不想逃,只是每天接客送客,和死人一样。

朴娥姬被关在院子里,不问年月。渐渐她感觉到,每天“光临”的士兵变少了。岗哨从三个减到一个,成天没精打采。“叔叔”不见了。

那是1945年8月后,日本已宣布投降。在一个傍晚,趁哨兵上厕所的当头,朴娥姬成功逃生。

他国余生

朴娥姬躲在一个叫姑嫂树的地方。跟过一个拉人力三轮的男人,没多久就散了,直到遇见后来的丈夫、孝感三汊镇湖西村农民黄仁应。

黄仁应大朴娥姬八九岁,死过一个媳妇。在战火连天的年代,据说在村里哪怕是个痴呆也能嫁,能生娃就行。

可是朴娥姬无法生育。

(编辑:www.adminbuy.cn)

网友评论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推荐文章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