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织梦模板(www.adminbuy.cn),专注织梦模板设计制作!
热搜: Win8.1 苹果 微软 2013款Nexus 7
广告位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苹果之家 >

【暴雨袭京】7·21 雨中逝者

2018-07-05 16:53 [苹果之家] 来源于:网络整理
导读:7月21日,北京下了一场雨。在雨中,邱艳失去了丈夫丁志健,在二环路广渠门桥下;王长兴失去了姐姐王静,在卢沟桥五里店的地下出租屋中;周齐轩失去了妈妈英子,

来自河北保定的小周,试图从瓦井村公路旁的废墟下找到失踪的妻子。事发当晚,小周夫妇开车经过这里,车子被洪水冲走,妻子至今下落不明 (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梁辰/图)

2012年的7月21日,北京下了一场雨。

在雨中,邱艳失去了丈夫丁志健,在二环路广渠门桥下;王长兴失去了姐姐王静,在卢沟桥五里店的地下出租屋中;周齐轩失去了妈妈英子,在房山采石场的大坑里。

……截至7月24日,官方公布北京地区因暴雨死亡人数为37人

英子

7月21日下午,小周开车从河北保定出发,前往北京房山区周口店镇瓦井村参加表弟的婚礼,同乘的还有爱人英子和另一个表弟小磊。这是一段并不漫长的旅途,保定距离周口店100公里,车程一个多小时,下午5点,三人已经抵达村口。

下午5点,是瓦井村村民张富春报警的时间,他记得21号早上9点开始下雨,断断续续,下午4点时,越来越大。村长安利民则回忆,自己当时正带着村大队挨户通知村民,瓦井村是在下午2点接到镇上的通知,要求开会布置,3点,村委会决定先通知30户危房村民注意安全。

水流涌到小周跟前时,他们还没有下车,尽管并不强烈,但已明显感觉到汽车失去控制,他赶紧带着妻子和表弟跑下去,没多久车子就被冲走了,水位涨得太快,水流太急,他们来不及逃到高处,只能抱紧路边的大树,以免被洪水带走。

周口店镇靠近山区,雨势刚变大,山上下来的雨水就漫过河滩,直接朝着村子涌过来。雨水漫过膝盖的时候,张富春带着家人上了房顶,陆续又有几个村民跟了上去。5点多,整个村子被两米多高的山洪浸泡。张富春看见汽车、树木,卷进漩涡的人在水流中,他们大都是从上游村子被山洪冲下来的,他拨打报警电话,但对方只能让他等待。安利民带队走到一半的时候,水势就已经失去了控制,他们只好站在高处,看着水流越来越急,能做的同样是等待。

晚上10点多,雨势开始慢慢变小,张富春放弃了求救,静静坐在屋顶,期盼着天亮。那时,小周已经开始寻找自己的亲人,他抱住大树,仅仅坚持了几分钟,就第一个被冲走。瓦井村一片空旷低洼的采石场成了山洪暂时汇聚的地方之一,小周在采石场里撞上了一排木桩,他紧紧靠住,挣扎了5个小时,活了下来。

22号天亮,瓦井村已经是一副洪水退去后的模样,这里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生面孔,许多人开始顺着水流寻找自己的家人父母、子女、叔侄。小周的二十多个家人,也在其中,他已经找了一整夜,筋疲力尽,一无所获。

小周的亲人知道英子和小磊失踪后,几乎全家都从保定赶到了北京,采石场已经变成了一片沼泽地,里面堆满了树枝、砖块、碎石和变形的汽车。

他们从大树的位置开始,顺着水流的方向,几乎翻开了每一块砖头和树枝。22号早晨,小磊的尸体从泥里被翻了出来,一位村民说,当天还有几具尸体被亲人找了出来,大都是上游村子的。对于已经确知小周和家人来说,英子仍然下落不明。

房山区周口店镇的瓦井村是受灾较严重的地区之一 (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梁辰/图)

从北京中心区前往房山区,交通仍然不便,积水阻碍了几条主要的高速路,乡镇间的道路也大都要绕道而行。安利民说,周口店和附近几个靠山的镇子受灾都很严重,但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,上面还没有下来具体的通知和处理方案。

小周很早就报了警,公安局先让他登记,然后做了笔录,但采石场里依然看不到能够挖开深土的任何设备。英子的父亲找村民借了把镰刀,准备刨开一个小泥坡。同一块地方找了两遍,他显然已经有些疲惫,只是轻轻地说了句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”。如果这里再找不到,他们就准备去更远的地方试试。

小周说,松手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英子再也活不了了,因为她一点也不懂水性。他现在谁也不怨,只恨自己不该带妻子来,不该救不了她,不该连她的尸体也找不到。

采石场紧挨着马路,相对低洼且平坦,第三天积水已经差不多没了,都是堆积的淤泥和沙子,还有冲倒的树、推倒的墙、房屋的残骸。

邻村南韩继村已经确定3人遇难,南韩继一位村民说,附近很多采石场将石渣倒进顺山而下的河滩里,抬高了河床,或许是排水能力不足的原因之一。但是那天的雨确实太大,从来也没有见过。

僵坐在倒塌的墙砖上,他尝试提起妻子,手里的香烟烧到了尽头,他只是盯着脚下的废墟,一口也没抽。沉默几分钟,终于,还是没能挤出来一个字。7月23日,小周寻找英子的第三天。家人变得越来越沉默,只是机械地翻弄着每一寸遮盖物,白天赶到瓦井,天黑回保定,第二天再回瓦井,沿着水流在采石场找了两遍,英子依然下落不明。

当天,陆续又有一些人找到了亲人的尸体。旁观的村民说,两天时间,一块足球场大的采石场已经翻出了十几个遇难者,家属自己把尸体带走,不知道有没有到什么地方登记姓名或者其他的信息。

天又要黑了,大家开始起身往回走,只有小周还坐着。落到人群最后面的时候,他终于开了口:“你问我和妻子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,现在我想告诉你,她抱着大树对我喊:我们要活下去,我们不能死,为了周齐轩,我们要活下去。我回答她:我不担心自己,我担心你。”

周齐轩是他们两岁的女儿。

王静

丰台区卢沟桥五里店小区C区里16号楼1单元地下室的7家住户从来没有碰到这么严峻的局面。

21日周六,本是社区开展清洁日活动的时间,因为下雨,居委会主任李赢将垃圾清扫变成了准备沙包向各地下室运送,防范灌水。

“因为每年都会遇到这种情况,雨稍微大点,地下室就会进水。”李赢说。下午6点,暴雨持续,小区各户地下室告急。

这次的雨超越了以往的经验。以往多是厕所反水,很臭,但水不大,自己往外掏掏就好。而这次,“从墙缝滋,四面都进。”住003号房的王长兴说。

王长兴跟姐姐王静同住。当晚王静7点左右回家,姐弟俩开始往外泼水,不料水瞬间就没过了胸口。“就这一两分钟时间,这水就直接把我们堵里边,门就打不开了。”王长兴说。

这时,007房的谢宝成在把贵重物品放到一楼邻居家后,赶紧想再回去看看还有谁困在下面,可此时地下室基本被淹没了。他们先帮王家姐弟开门——那时水漫得还不高,“还没到电箱那”,“那个电箱快到头顶高吧”。

(编辑:www.adminbuy.cn)

网友评论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推荐文章
广告位
广告位
广告位